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感人故事 >

守护

时间:2020-02-24 10:4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王晓红跟少梅走出医院时天已经黑了,医院门前一片寂静,大门左边停着一排出租车,车身上贴着“爱心车队”的字样,所有的司机都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镜和宽大的口罩。

少梅一眼就看见了停在马路对面尾号520的出租车。

红姐快点,预约车在那儿呢。说完拉着王晓红跑过去钻进了车内。

是王姓护士吗?去哪?

江岸北街安泰花园,微琴公寓。王晓红回答。

司机师傅没有再回话也没有扭头就发动了车子,出租车在寂静的大街上行驶着,窗外高楼上数不清的窗口闪烁着密麻麻的灯光,最后汇成一条光线向后移动。

唉,人们都憋在家里了,还不知这些住户里有多少被传染者?王晓红叹了一口气自语似的地说道。

太累了,我都觉得要晕倒了,说实话我差点就晕倒了,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好好睡一觉。少梅说。

这还算累,再过两天要换进重症病区会更累的,咱们就不能回家了。

太危险,我妈妈就担心这个,我不能告诉她,这个时候我不想当逃兵,就算死也要死在前沿。少梅懒洋洋地说。

别说晦气的话,我们都不会死。王晓红闭着眼半躺在座位上。

出租车驶上汉江大桥,大桥横跨汉江,两岸高楼的灯光反映在水面上形成一幅壮观的美丽画卷,但是今晚她俩却没有心情欣赏这满目华彩,只有微闭着眼睛享受这口罩鼓起和瘪落起伏的畅快。

安泰花园到了。司机师傅将出租车停在路边,顺手把一个标注着“天使美餐”的白色塑料袋递了过去。

少梅接过去冲司机师傅笑笑说:谢谢你师傅。又跟王晓红挥了挥手朝小区门口走去。

出车租车继续开动,驶向微琴公寓。

师傅自己掏钱给我们买快餐的?王晓红问。

司机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不久出租车就停在了微琴公寓社区门口,司机照样也递给她一个朔料袋,同时用沉闷的声音说:我是控爱心疫志愿者车队的,我负责你们医院医护人员的接送,最好是固定人员,你明天几点上班我来接你。

司机戴着宽大的防护眼镜和口罩声音很不清楚,王晓红好不容易才听明白了他说的话,回答说:谢谢你师傅,我明天上午九点班,我八点半出来,你要是方便就来捎上我。

好,我准时到。司机回答。

谢谢!王晓红拎着“天使美餐”朝小区门口走去,在门口经过了防护人员的测温,查看了出入证才放行,她从楼梯走上四楼自己的家。

王晓红脱掉外套,洗手后坐到沙发上,感觉累得不行了,也饿的不行了,打开“天使美餐”一次性饭盒,是腊肉炒西芹和米饭,饭菜还是热的。看见饭菜提起了精神,因为她非常爱吃腊肉炒西芹,真没想到这个志愿者车队的师傅还真是个不错的人,更让感慨的是,何止一个出租车爱心车队,全市乃至全国的人们在这个关键时刻都换发着善良和爱心。

饭后王晓红洗漱完躺到床上准备美美地睡一觉,望着洁白的吸顶灯不免有些悲伤,这个吸顶灯是她跟未婚夫刘渊一起买的,他俩原本准备在2020年五一劳动节结婚,可是由于父亲嫌刘渊穷,连房子都要王晓红家买还没有一个正式职业就三番五次侮辱他,三个月前父亲再一次找到刘渊,两个人吵了起来,父亲动了手,刘渊失手推到了父亲导致他住进了医院,王晓红一怒之下赶走了刘渊,从此就再没联系过。王晓红好强,刘渊更是,所以这段姻缘也就宣告了结束。

天亮了,王晓红戴好口罩走出小区,出租车已经等在路边了。少梅从车窗里探出手来朝她挥舞,手里还举着一杯牛奶。司机师傅朝她点了一下头车子便徐徐启动了。

给你,司机师傅带来的。少梅将一杯牛奶递给王晓红。

谢谢你啊师傅。王晓红将杯子举到嘴边,热乎乎带着一股醇香。

司机只是晃了一下手算是回应了她的谢意,看不清司机有什么表情,感觉他在微笑着,王晓红感到了一股暖心的欣慰。

周六下午五点,王晓红感觉特别累,她提前出来了一会,少梅还没有出来,她不想等她了,就给520出租车司机打了电话,两分钟后车来了,她坐上去没有说话就靠在座背上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她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她醒来时发现车窗外就是自己家的小区。

不好意思啊,我有点累睡着了。王晓红抱歉地说。

没什么。司机回答着将一份“天使美餐”递给她。

王晓红挥了挥手拎着朔料袋走向小区大门口,楼群上的窗户都亮起了灯,仿佛星星在闪着光。给她测体温的保安员说:王医生,下班这么晚啊?

几点了?

快九点了。

王晓红感觉很差异,自己在出租车上竟然睡了将近四个小时,她回头望了一眼,出租车早已不见了踪影,也许又去接其他医护人员了吧。

每天都有新的感染者进来,王晓红和少梅在危险和疲劳中一晃就过去了十天,幸亏这十天有爱心出租车队无私的奉献,让王晓红她俩每天走出医院或者走出家门就能坐上“专车”赶往医院安心回家。

这一天早上她俩快到医院时才想起要跟司机说一声。

我非常感谢师傅你了,从明天我就不能做你的车了,我们俩换到了重症病房了。王晓红柔和地说。

是啊,些日子多亏您上下班都准时来接送我俩,还给我俩带好吃的东西,谢谢你!少梅也声调里带着感激。

司机点了点头说:那祝你们凯旋,加油!

王晓红即将走进医院大楼时看见那辆出租车还停在医院门前。

重症病区的工作是非常艰难的,几个小时下来汗会湿透全身,病床上的人基本都是用着呼吸器的,他们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

王晓红和少梅连同所有的护士们相互鼓励,就像战士在疫情战场上鏖战,每个护士护理着固定的病房,少梅与王晓红分别监护着四个病人,两个人在工作中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有相互攥攥拳头。

还有三天就能换出重症区了?少梅疲惫中还带着几分兴奋。

换了暂时也不能回家。王晓红冲少梅笑笑。

好了,别说了,该进病区了,来,我给你把袖口粘好。王晓红拿着透明胶带给少梅袖口缠了好几圈,直到检查不到任何缝隙才算完事,两个人走进病区各自的护理病房。

王晓红刚给一个呼吸困难的病人调试好呼吸器走出病房就看见少梅朝她摆手,那样子很怪也很焦急。

你怎么这个猴模样,出什么事了?

少梅带着神秘表情说:九床这个病人手机屏保上好像是你的照片?

胡说,怎么可能?王晓红白了少梅一眼转身要走。

别走,不信我悄悄给你拿出来看看。

少梅返身走进病房,一分钟后出来,手里攥着一部手机。

你看,屏保上是不是你?

王晓红一看到这部手机心顿时颤抖起来,她认出这部手机正是刘渊的,手机屏保上也正是她的照片。

他是叫刘渊吗?

是啊,红姐你认识他?

认识,他怎么样?

他是上周进来的,是在搀扶一个跌倒的老奶奶时被拉下了口罩,他把老奶奶送到医院,医生顺便也把留下来,没想到只有两天功夫他病情就非常严重了,转到了咱们重症病区。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王晓红问。

先别进去了,他现在呼吸都困难,看见你会激动,等稍微好一点我叫你。少梅回答。

行吧,你辛苦给我关照着点。王晓红对少梅说。

一定,不过他除了穿的衣服什么都没有,让他家属给他送点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具来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我想去跟主任问一下。

不用问了,他在本市没有别的亲人,对了,你还有那个爱心出租车司机师傅的电话吗?王晓红问。

我有,干吗?少梅不解地问。

可以求他帮忙去我家给他取点衣服什么的。

你家?少梅一脸疑惑。

不瞒你了,这个人是我男朋友,几个月前被我爸爸赶走了。王晓红为难地说。

额,那好,我给那个司机师傅打电话,让他过来到门口拿你家钥匙,待会你让外面的人把钥匙交给门口保安。

嗯。

少梅拿出手机拨打爱心出租车队司机的电话,通了。

王晓红手里拿着手机突然想了起来,把王晓红吓了一跳,险些把手机扔掉,她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惊讶不已,正是少梅的号码。

少梅,这是?王晓红懵了。

难道他就是?妈呀,他始终在接送你上班回家?真的难以置信......

王晓红再也没有忍住,泪水夺眶而出......

您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