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散文诗歌 >

我的买书瘾就是在买了一百本名著之后烙下的。

时间:2019-04-18 09: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买书成瘾。嘴上说着要剁手,可每天闲暇还是禁不住要到图书网上看看,有没有新书上市,有没有好书打折,乐此不疲,碰上心仪的书,手痒难耐,必然立刻下单。下单之时早就忘了最近不买书的信誓旦旦,更忘了兜中钱财还有柴米油盐之需。哪怕真的囊中羞涩了,压缩捯饬自己的那些预算,也难以放弃心爱的书不买,甚至心中还自我安慰道,腹有诗书气自华,无需仰仗化妆品和花衣服。

  有钱买书,实在是幸事。七八岁时,一次,和母亲去供销社,流连在卖小人书的柜台前,看着那么多的小人书,特别想和母亲开口要一本,可自己都觉得太奢侈了,终于还是没好意思。后来外面突然下了雨,我和母亲被困在供销社里,一时半会儿走不了,母亲一定是看我一直在卖小人书的柜台前转悠,就让我挑一本。我欣喜若狂,看着这本爱不释手,看看那本也觉得挺好,最终我还是下定决心,买了一本便宜的,一毛一,毕竟那时候一毛钱能干很多事了,母亲能让我买一本小人书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我不好意思买贵的,怕母亲为难。小人书的名字我至今记得,叫《神笛》,大抵是说一个少年偶然得到一支笛子,可以模仿各种动物的叫声,化解了很多危险,但最终因为贪婪,被猛兽吃掉的故事。这是我人生得到的第一笔精神财富,所以特别珍惜,小伙伴们借阅,我总是催促人家快看快还,而且总千叮咛万嘱咐,别给我弄坏了。姑姑家的二哥也喜欢买小人书,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钱,反正他有一箱子小人书,他爱书更是到了抠门的境地,虽然那么多书,却不肯轻易借给别人看,只有我这个小妹妹,他偶尔还能网开一面,拿出来让我看。也许就是那些小人书的关系,至今我和二哥关系最好。

我的买书瘾就是在买了一百本名著之后烙下的。

  我自己买的第一本书是盗版,那时刚上班,也没什么钱,书是在单位对面斜街口的板车上买的,外观极简,白皮,是个压缩本,压缩了三部世界名著,《简爱》《乱世佳人》《呼啸山庄》,尽管那书字体极小,还错字连篇,可我还是读的如饥似渴,从此特别喜欢读名著,所以后来经济宽裕了,最先买了一套世界名著一百本。那时买书的快活,就像从没吃过饱饭的孩子,终于可以吃得饱,而且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我的买书瘾就是在买了一百本名著之后烙下的。地坛公园每年春秋两季都有书市,很多书都打折,尽管那些名著花钱不多,却满足了我的购书欲,所以我又陆续在书市买了很多国学书籍,还有《世界通史》《菜根谭》《曾国藩全书》等等。每次去书市,基本都会拉着一箱子书回来。这些书很快就占满了家里的有限空间,所以,后来家里房子装修时,我就想办法给自己那些书找位置,把一间卧室设计成榻榻米,墙上都做成书格,一直到房顶,于是我那些书就有了安身之处,而且特别方便阅读,坐在榻榻米上,随手可以拈来。

  因这两年相对安逸一些,所以买书的瘾又重蹈覆辙,有空就到网店的书海里逛逛,看见心仪的书就买。一些书实在太贵就权且放在收藏夹里,等着打折,哪天发现终于有了折扣,就欣喜若狂的买来。有个快递小哥经常给我送书,有一次他问我,您买这么多书都是自己读吗?我说是的,他立刻露出崇拜的眼神,此后为我送书总是周到至极。买的书多了,也没时间全看,所以很多未及阅读的书籍就摞在那儿,于心不忍时,就想着先看完这些再买,却总事与愿违,新书还是源源不断的走进了我的书屋。

我的买书瘾就是在买了一百本名著之后烙下的。

  有个良师益友,也好买书,买书瘾比我还要大,所以家里的藏书挤了满满一屋子。有一次,放在书屋里的书墙因突然倒下,居然挤破了门,没办法,此君只好花了三百块钱请人修理,可买书之手还是停不下来,据说此君最近还计划着到乡间租一间房子,专门为藏书之用。我们交流买书心得,他和我说,天下书实在是买不尽,读不尽,言语之间,似有怅然。其实我也有同感,书买的再多,也买不尽天下书,书读的再多也是只是读了书河中的一点星火。买书、读书永远在路上,即便知识渊博的宿儒,估计内心也如我们一样。知识无涯,买书、读书都是无涯之事,永远在路上,只需不断向前,书山有路勤为径。

  书买的多,一时半会读不完,又不想这些书尘满面,被束之高阁,就梦想着,等退休了,专门有临街的书屋一间,闲坐读书,手边一杯香茶,脚下一只老猫,旁边一只壁炉。偶有老友来访,几句闲话,一起读书,读到畅快时,喜乐互换。若有外人来,只要喜欢,志同道合者,可以一起分享我的书,分享读书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