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散文诗歌 >

我总是忘不了母亲做酱的那一幕一幕。

时间:2019-04-18 09: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记得小时候,夏收大忙一结束,我们乡下的很多人家门前就会摆起一两个或大或小的水缸,当然这些水缸不是存水的,而是用来存酱的。这时,因为新小麦刚收上来,我们农家便有了做酱的原料,家家户户都忙着做酱。用新小麦做酱,做出来的酱也新鲜好吃。过去,我们乡下人家生活不富裕,不用说吃大鱼大肉了,平时吃饭干吮筷子也是常事。因而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这酱更显得重要。很多人家一做酱就会做很多,要够全家人吃上一年的,并且还要把酱做得好吃。

  乡下人很热情,有的人家酱做好后往往要请乡邻来品尝。不过,这一品尝就品尝出各家的酱味也不全相同。有的人家做的酱很好吃,有的人家做的酱却有怪怪的味道。这做酱也像是一种手艺,有的人手艺高,做的酱就好吃;有的人手艺低,做出的酱就不好吃。我的母亲就是位做酱的好手,她做的酱不仅我们家里人个个都喜欢吃,乡邻们也夸她做的酱好吃。有时,母亲还被乡邻们请去做酱,或者让母亲在一旁做指导。

  我总是忘不了母亲做酱的那一幕一幕。由于我们家人口多,每次做酱母亲都要考虑到家庭里的每一个人,包括去了城里工作的哥哥和出了嫁的姐姐,母亲都要给他们带个份子。母亲先估算一下做酱要多少小麦,再用秤称量小麦的重量。

我总是忘不了母亲做酱的那一幕一幕。

  称好小麦,母亲用淘箩一次又一次地将小麦拎到河边淘洗干净,再将这些小麦放到锅里烀。小麦要烀到一定的程度,既要将小麦烀熟,又不能将小麦烀开花(裂开)。之后,母亲把烀好的小麦从锅里捞起来沥去水,放到席子上让太阳晒。如果天气晴好,一般晒一到两个太阳就可以了。小麦不能晒得太干,要保持适度的水分,以抓在手里不粘手为宜。

  接着是捂小麦。母亲把晒好的小麦移到屋里,再从田野里割来青草铺放在小麦上,这样做是让小麦“生酱黄子”(方言,生//的霉毛)。这个过程一般要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要看小麦生酱黄的程度。如果被捂着的小麦都变成了酱黄,母亲就会揭去小麦上面覆盖的青草,把酱黄弄到阳光下晒。

  酱黄晒干后,母亲就把它弄到村里有粉碎机的人家进行粉碎,酱黄晒得越干粉得越细。粉碎好回来,母亲还要用孔很细小的箩筛将酱黄过筛,目的是筛除颗粒较大的酱黄,只留下很细的酱黄粉,酱黄越细越好。如果粗的酱黄较多,那就把粗酱黄再一次粉碎。

  做好了酱黄粉后是捂酱。母亲先将酱黄粉放到一个笆斗里,再一手舀烧好的温开水往笆斗里倒,一手不停地搅拌酱黄粉。掺入的水量要掌握适中,不能太少更不能太多。母亲一边掺水一边时不时抓起酱黄用手指头捻几下,不能太粘手才好。接着,母亲把兑好水的酱黄倒入一只米口袋里扎紧袋口,再把米口袋放到暖和的地方如锅堂后面或床上,并用棉被或毯子盖上保温。

我总是忘不了母亲做酱的那一幕一幕。

  几天后,米口袋里的酱黄就被捂成黑色了,母亲就开始下酱。母亲根据酱黄的多少烧水打盐卤,把黑色的酱黄从口袋倒入备好的缸中。最后用舀子舀盐卤慢慢倒入缸中,并用一个竹/做的酱刮子不停地搅动,直到把酱搅得稀厚均匀就做成了。

  做成的酱天天放在太阳下晒,为了防止苍蝇、虫子掉入缸中,母亲专门剪好了两块纱布盖在缸口上。经过一段日子,由于日晒夜露,缸里的酱就越来越好吃。

  酱做好后,母亲总是忘不了的一件事就是带信给外面的哥哥姐姐,让他们有空回来拿酱。有时干脆叫我给哥哥姐姐送酱。每次哥哥姐姐得到了母亲做的酱还不放心地说:“家里给我留点儿,我吃完了还要回去拿的,商店里买的酱我吃不惯啊。”

  随着时光的推移,母亲的年纪也越来越大,母亲做酱的时候就会对我们说:“你们也要学会做酱,如果不会做酱等我老了就没有人给你们做酱了。”

  母亲的话我们常常不以为然。可转眼之间母亲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真的不能再做酱给我们吃了。几年前的时候,在母亲的要求下我也学着做过两回酱。可不知怎的,我做的酱就是没有母亲做得好吃。之后,因为做酱很繁琐,因为没有母亲那样的耐心,我就懒地做了。去超市买酱油吃倒成了家常事,尽管酱油没有母亲做的酱好吃。

  当然,如今农村里还有少数人家会做酱,或是改不掉的习惯,或是对昔日生活的怀念。的确,过上了好日子的人们又怎能忘记曾经的苦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