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散文诗歌 >

陪伴

时间:2019-10-17 14:2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我家没有//,也不参加茶馆周末牌局。作为对//不感兴趣的人,我在成都属于稀有品种。说到底,我们是异乡人,没有那么多故朋旧友需要应酬。
  但是一到春节回家,看见父母,就想多陪陪他们,而玩牌是最舒坦的陪伴。
  父母年事已高,爱静不爱动。年轻人咋咋呼呼的娱乐,在他们眼里都是乱成一团的闹腾。守着电视机,两代人永远选择不同的频道。他们准点收看《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然后就是永远的《星光大道》。老毕都下课了,也丝毫不妨碍他们继续欣赏荒腔走板的浓郁城乡结合部风格的演唱。幸好《奇葩说》是网上看,否则两代同观,那尴尬不是一星半点。
  于是每年春节模式开启:提前一个月,每周向父母汇报回家时间。除夕是恒定不变的刻度,唯一的变量只是提前三天,还是提前五天。父母在电话里声声叮嘱:“家里水电气关好,出门不要慌,仔细检查。路上开慢点,不着急,慢慢来。”回到家,吃好老爸熬的香气腾腾的火锅,洗完摞得半人高的碗碟,终于可以洗净手、松口气,开始气定神闲地陪父母玩牌。
  老太太是每天下午都有一场牌局,动手健脑,在一群七老八十的牌友熏陶下,牌技保持了相当的水准,对付我这样的菜鸟绰绰有余。通常只在家呆上三四天,就要赶赴一百公里以外的婆家,所以真正能陪着的也就是两三场。

  想起小时候,重庆夏天放高温假,与我们的暑假合拍。父母一直是亲和派,在午后明晃晃的白光中醒来,父母、姐姐和我,在席地铺开的凉席上玩牌。拱猪、///就是这样学会的。而大学宿舍里最流行的双抠,我却一次也没有参与过。在我的潜意识里,牌友永远只有父母。

  重庆人把这称为“家搭子”,透着温情脉脉。与父母在一起,不是正经枯坐、不是庄重交谈,就是轻松随意,打着牌、聊着天,消磨亲昵时光。
  今年夏天,叨念了很久的家族消夏之旅终于成行。父母和姐姐一家三口都齐齐来访,一起到峨眉小住几日。游古镇、登金顶、访名刹、观大佛、回故地,在一系列充实的行程中,我们见缝插针地安排了两个无所事事的下午,品茗打牌,节奏就舒缓开来。
  老妈对一切新鲜事物跃跃欲试。趁还走得动、趁还咬得动、趁还看得到、趁还坐得稳……她的口头禅透着骨子里的乐观,往往是彻底的悲观者,一眼看穿了终极的悲,才会欣欣然珍视零碎的喜。
  老爸则是稳扎稳打,健康舒适为首要条件。当安排老人们第一次入住五星级酒店后,老爸关心花费,但还是谨慎地表示开心:“偶尔享受一下,体验一下,还是可以。”
  小时候,我们的童年由父母照料;长大了,父母的老年由我们陪伴。都是彼此的幸运。一样张罗生活的吃穿用度,只是角色互换,只是光阴荏苒。
  在绿树掩映的窗前摆了方桌,父母、姐姐和我依次坐定玩牌,友友和骁哥在一旁玩耍,宫大和姐夫喝茶聊天。能够有这样的下午,觉得岁月温柔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