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此后若无火炬,我便做自己的光

时间:2020-01-09 14: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回首来路三千,一晃数载流年。远方路灯明灭,天上银河倾斜,不觉一枕星河洒满天阶。看过离合终场的戏,听过落日黄昏的曲,尝试过销声匿迹,后来也真的是无人问津。久经疾苦,不恨红尘,此后若无火炬,我便做自己的光。

人生短,行路难。可有些时候,记得那么一两件美好的事情,就足以酿酒了,不是吗?

考研结束的那个下午,我走出万州第三中学,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一时间驻足在了那盏隐约的路灯下。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梦入混沌,烟火撞星辰。第一时间给好友打了个电话,简单的寒暄了两句,约定了来日再见。记得《海上钢琴师》里有一句:“我们笑着说再见,却深知遥遥无期。”许多事情,不也正是因为有了期待,无期渐渐可期。凌晨一点的火车,下午六点我沿着长江边上一路走向火车站,十四公里,好像有点远,又好像很近,走着走着就到了吧。有人可能会问怎么这么傻呢,怎么不做车呢?是啊,谁的人生不傻那么几回呢?有些决定在别人看来很是不解,于自己而言,只是想做,便做罢了。无关风月,无关世情,亦无关痴嗔。

人生有梦,云白山青。我们都是风雪夜里的赶路人,借着彼此之间的温暖,融化肩上的白雪,而后临歧作别,寄上深深的祝愿,温一壶老酒,归去江湖。

如果有一天你倦于城市生活的种种,不妨卸下一身的疲惫,拿着一把旧钥匙,走进顾城的《小巷》;如果有一天你思念千里之外的家乡,不妨拾取一片枯黄的枫叶,盛上一页海子诗里九州一色的月光;如果有一天你醒来窗外清寒乍起,不妨寻一处小亭,听风就雨举伞立就涟漪。平凡故里,寻常人家,或许我们不会像三毛一样,远赴沙哈拉大沙漠去偶逢一场雨。亦不会莲步雪域,像仓央嘉措一般,吟唱一段千年流转的梵音。但我相信,在某个深夜,我们都曾遥望深邃的星空,一样的明月,一样的隔山灯火,一样的把梦在无形中寄向星空。

杯茗相伴,燃灯续昼。更多的时候,平湖烟雨也好,岁月山河也罢,都是一个人静静的走过。我们听陈奕迅《浮夸》里的无奈,听毛不易《像我这样的人》里的孤单, 听周杰伦《稻香》里的青春,听的都是自己的心声呀。

或许熬过那些无人问津的日子,才会有诗和远方;或许一个人的辗转,才是成长本来的模样。还记得《你凭什么上北大》里面的那个女孩儿吗,也只有当你认定一个目标而奋斗,若干年后某个悠闲的下午,回想起自己曾经的坚韧和耐力,曾经的执着和付出,曾经的汗水和泪水,那会是怎样一种感动和庆幸。这世间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工作学习生活,凌晨三点的写字楼里灯火通明,凌晨两点的路边摊刚刚开摊。看过东京地铁上哭着吃汉堡的白领,看过火车站背着孩子带着行李挤进人潮的孤单母亲。这世间点滴感动与温暖都存于我们之间,很美,亦很暖。

月亮坠入不见底的河,星星垂眸惊动谁的梦。愿你我久经疾苦,不恨红尘,愿你我,做自己的光,照亮自己前行的路。晚安,好梦。

您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