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人间几月天

时间:2019-11-08 08: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915年,15岁的张幼仪和18岁的徐志摩结婚,这是一场家族联姻,但张幼仪把她的一切——包括一个少女的初心,交给了徐志摩。而徐志摩却只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接受了这桩婚姻,对张幼仪,徐志摩几乎没有一点点的感情,于是就注定了这将会是一场以悲剧收尾的婚姻。徐父徐申如告诫徐志摩,若他抛却自己结发妻子,他们将断绝父子关系。

1920年,当张幼仪把用自己眼泪打湿了的林徽因回复给他的信交到徐志摩手里时,他终于提出离婚,张幼仪毅然答应。之后张幼仪独身在欧洲闯荡。徐父把张幼仪接回过中国,并将徐家庞大的家业传给张幼仪。后来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张幼仪表示祝贺。张幼仪从此孤身一人在世上漂泊,直到1954年她感到累了,在日本与苏纪之结婚。

苏纪之早年离异后就独自在香港行医,自己开着一家诊所。后来张幼仪成为他租客的时候他一眼就看上了这个精明自强的女人,1954年在日本和张幼仪举行婚礼,其后二人共同生活了20年。1988年张幼仪高逝于纽约,墓上刻着“苏张幼仪”4个大字。

徐志摩在与张幼仪离婚之前就深深地喜欢喜欢上了林徽因,1919年在剑桥留学的时候每天都会给林徽因写一封信。1924年遇到知己陆小曼,1926结婚,婚后徐志摩虽然爱着陆小曼但心里却一直对林徽因念念不忘。1931年为了赶上当晚林徽因的演讲会,乘货机飞往北京,途中罹难。

1922年王庚和陆小曼结婚时的排场轰动京城,王庚以为自己能与陆小曼厮守终生,但王庚的武官出身与陆小曼的西方潮流思想格格不入,更兼小三徐志摩的不断骚扰, 婚后感情极不顺。后来王庚看到徐志摩与陆小曼的恩爱才明白,什么叫做志同道合,什么叫做兴趣相投,于是主动退出,终其一生未再娶妻。

陆小曼与徐志摩结婚之后,由于生病还有徐父的极力反对而变得慵懒贪玩颓废不堪,而徐父与徐志摩断了经济上的来往,使得徐志摩为了满足大手大脚的陆小曼不得不在各大学之间奔波讲坛授课。也幸得好友翁瑞午阔绰地资助,才使得徐陆二人生活不至捉襟见肘。徐志摩曾多次提出搬到北京居住均被陆小曼拒绝。1931年徐志摩为听林徽因演讲会罹难。1933年陆小曼独自一人去给徐志摩扫墓,柔肠寸断。从此她致力于整理徐志摩的遗作,孤独而凄惨的过完下半生。

陆小曼素有哮喘和胃痛之疾,徐志摩曾为她遍访名医不治,唯翁瑞午推拿能缓解症状。翁常被徐志摩邀至家中为陆小曼诊治,与陆小曼感情也日益亲近,徐却毫不在意。

1931年,徐志摩将陆小曼托于翁瑞午,只身飞往北京,途中失事,翁从此全面照料起陆的生活。重大的经济负担让他不得不变卖祖传古玩书画维持生计,但翁始终乐观如一。发妻陈明榴逝世后遂娶陆小曼续弦。陆虽委身于翁,却无时不在惦怀徐志摩。陆年老色衰,翁对其侍奉却四十年如一日,直至1960年病逝。

陈明榴去世后,翁瑞午欲娶陆小曼,陈的女儿质问翁为何不早点和母亲离婚,翁答:我和你母亲是有爱的!陈明榴在世时,每个夜晚翁瑞午读书,她就坐在一旁缝补衣服。翁瑞午将大笔钱财供给陆小曼,陈虽心有不满却也不表露什么,因为她虽只是翁瑞午的部分,但翁瑞午却是她的全部。

林徽因在1919年结识的梁思成。那时徐志摩正狂热的喜欢着她,但她却很难接受徐志摩。1924年共同的爱好——建筑学,使得林徽因和梁思成开始走近,1928年结婚。1931年得闻徐志摩之死。许多年之后才知道其实自己不远处还有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金岳霖。

金岳霖第一次见到林徽因就被她的才气彻底的征服,但他始终把这种感情压抑心底。林徽因每周都在家开学术探讨会,金岳霖从不缺席。后来金岳霖把家搬到了林徽因隔壁,并立下重誓,此生终不娶妻。1955年林徽因病逝,1962年梁思成与林洙结婚,金岳霖依旧孤独守鳏。突然有一天,金岳霖在北京请朋友们吃饭,朋友们问何故,金岳霖说今天是徽因的生日。

1930年到1945年,梁思成和林徽因为了共同的梦在世界各地奔波。晚年的梁思成被学术各界攻击,林徽因的去世更是雪上加霜。1962年,梁思成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的学生林洙求婚,将所有的流言非议都揽在自己身上,林洙陪他过完了艰苦的晚年。

林洙第一次见林徽因是1948年,那年她20岁,跟男友程应铨一起拜访林徽因,林徽因给她讲解了许多她没听说过的东西。梁思成也如长辈般的呵护着林洙。林徽因去世后,学术革命闹得越来越厉害,梁思成晚年病入膏肓,日子过得极其艰苦,文革期间,曾经有红卫兵冲进梁思成院子,林洙为保护梁思成甚至和红卫兵动手打架。

程应铨初见林洙也是因为共同的爱好建筑,还有自己哥哥与林洙父亲的撮合。 程应铨在跟梁思成学习期间,梁氏夫妇都很看好他。1957年, 程应铨被划为右派,迫于政治压力,林洙与程应铨离婚。不久以后林洙与梁思成结婚,程应铨伤心欲绝。 沈从文在给程应的信里,将林洙离开程应铨和再嫁梁思成统统归结为“本性上的脆弱”。离婚以后林洙就再也不让程应铨见他们的女儿,程应铨常常会失神,将友人之女喊成“小妹”,那是女儿的乳名。